特瑟斯海

留白很丑配色糟糕咸鱼一条非假期不搞事

大雪

青果文志:

1


直到今天,我都没有给穆先生回信。

穆先生是我在曾经的一次旅行当中结识的伴儿,我们一起结伴六天。那一年的冬天突然决定要去极北之地看雪,摊开地图上,找到中国最北边的小镇,之前在课本上知道过,叫漠河。

那便是了,我一路坐火车北上,中间睡过去好几次,穿的衣服不够多,窗户上结起了厚厚的冰,捧着方便面哧溜哧溜吃,耳机里是震耳欲聋的音乐,看到所有的人都站起来收拾,我这才明白过来,毫无征兆地,我到了。


2


最近两年,比先前频繁出去旅行少了很多,被许多事情牵绊,当年的冲动和荒唐变成了假,昨天的倔强和天真变成了傻,现在不多的假日被各种的琐事占满,忘记了曾经的自己,如何在陌生地的旅馆里,被透进窗子里的晨光叫醒,慢慢睁开眼睛。

现在的我,决定旅行前的一段时间,整晚整晚在电脑上看着各种美丽的地方,看着昂贵的酒店,看着所谓长大了的自己。


3


漠河,站台,提着沉甸甸的背包,一脸惺忪地下车。

无边无际的大雪,铺天盖地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完全不知道还要准备耳包和棉手套,还未到出站口就已经打起冷战,话都说不出口。旁边的人来帮我,我说谢谢,他问一个人来旅行啊?我看你一个人坐车。我点点头。他说我也是一个人,我姓穆,你呢?

我哆哆嗦嗦地艰难说出了一个字,贾。


4


买东西有自动售卖机,投入几个硬币,有时是坏的,吞掉钱却不出饮料。各种各样的高架桥和地铁线,那么多没有回家的人,一趟趟来了又走。

晚上看电视,各种综艺节目轰炸,听好听的音乐,睡之前捧着电脑看电影,所有的喜剧重新温习,看到悲剧鼠标轻盈地滑过去点叉,看到半途觉得饿了,打电话叫外卖。

即使是凌晨1点,大街上依然有人,依然有营业的商店,依然有灯光。


5


这里下午4点就开始天黑,7点商店陆续关门,我和穆先生踩着齐腿的大雪,深一脚浅一脚找旅馆,没有太多出行经验的我没有订到房间,穆先生奇怪地问,你家大人就让你来么?我不服气地说:在家里我就是大人。

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么大的风,路上几乎没有人,脸已经没有了知觉,直犯困,穆先生一直在大声和我说话,我有一搭没一搭,他说如果幸运可以看到极光。我问他你看过么?他说看过啊,好多次了。

我问他,那是什么样子的。他说那感觉无法形容,世界上再没有比它更美更奇妙的东西了。


6


我没有见过极光,那次的漠河之行遗憾地与它擦肩而过。

我们生活在这座城市里,每天要错过的事情太多,人事、情感、回忆,各种商场里漂亮的机器,可以瞬间定格一张张大头照,但是却无法定格时间,满足了此刻停留的想法,却无法满足回到从前的奢念。

就像是最普通的旅游,也开始变得遥不可及,变得抽不出空余时间,变得开始受不了太邋遢的环境,变得开始挑剔自己能够看到的一切。


7


找不到合适的旅馆,随便找了一家便草草住下,鞋子已经湿透了,脚冻得紫青,不干净的被褥此时那么具有诱惑力,真想栽倒睡个好觉,穆先生坚持烘干衣物,第二天好尽早出门。

看过了雪,找到了原始森林,吃过了各种又硬又干的食物,在街道上一次次滑到,听本地人感叹这场雪多么大多么罕见,原来他们也没有见过如此的雪。边走边聊天,穆先生告诉我一切都要去争取,但要顺其自然。他教我识别松树的种类,教我如何制作雪橇滑雪,教我在严寒里如何最大限度地取暖。

突如其来的铁路横过马路,指示灯看不清楚,有管理员操着浓重的东北话嚷嚷着让我们后退。


8


列车呼啸而过,这个城市的地下每天都在运送着无数和我类似的人们。

在某些时刻,我有很多平凡的想法,走过的街道,新鲜的空气,快乐的节日,随身的音乐,还有经历的一切,它们长久地存在于大脑里,它们不断地替换脑子里陈旧的东西,一股脑都扔掉,包括那些不平凡的,包括那些我本应该刻骨铭心的。

我相信人是渺小的,比起这个广大的世界而言,人与人的相遇更是如此难得,但就算是如此渺小的自己,踏出的渺小的脚步,也希望可以走得更远,即使是难得的相遇,也希望可以遇到值得记得的人。

对我而言,相遇和路途,都是充分必要条件,在如何的路途,就会遇到如何的人。

我拉开抽屉,在一个笔记本里,夹着一封信,是穆先生的。


9


穆先生死在了与我分别的第五天里,在漠河分别,他说要继续向北,再往深得走走看看,我劝他风雪太大,之后再去吧。他执拗地摇头,说人的冒险精神天生俱来,他便是最好的实践者,他背上专业的工具,和我握手。

你快回去吧,要元旦了,你家人肯定很想你,我会给你写信的,其实我已经写了一半了。

他搭了一辆去深山林场采伐的车离开了。第五天的时候车子在山沟里被发现,有雪崩有强风,不难想象车子如何翻到山下的。第十五天我收到了穆先生的信。

那应该是他最后写下的文字罢。

第一句话是:太遗憾没有看到极光,在往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可惜雪太大太大了。


10


是啊,不过没关系,走过就好了。

过了这么多年,每当到一个城市,无论工作或是旅行,再没有遇到结伴的人,我时常会想起穆先生,想起他对我说的话。想起那个极北小镇的大雪,一层层光越过云层,划分开了人间和天堂。

世界的尽头是人生眼睛里微微眯起的弧线,在夕阳落下时消失不见。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行走更能够体现自己的存在,也没有什么时候能比在旅途中想念一个人来的更为扎实,在独自亦步亦趋的跋涉里,确认自己还在,确认一切都好,在陌生的环境里,整个人开始被贴上了独自的明显的标签,好像是在另外一个地方邂逅到了真正的自己。

过去与现在,旅途与道路,不是对持的两面,而是在时光的旅行当中互相扶持互相依靠,以回忆为底色,描绘出远方,以释放作为终点。

让爱的人去爱,让不爱的人学会爱,让远方是远方,让生活是生活,让未眠更加清醒,让从前种种变作背影,让雪中的世界成为归宿。

没有什么事情是永恒,但分分合合的却是我们。剧情已落幕,爱恨已入土。

总有回家的人,总有离岸的船。我和你各自看完自己的世界,各自消失在各自的大雪里。


End...


作者:远近


『青果』我们的精神乐园


评论

热度(53)

  1. 特瑟斯海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