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瑟斯海

树洞

不分手

懒得取名,只是想写一场别离。流水账渣文笔。

---------------------------


毕业季正值七月,出梅之后总艳阳高照,气温节节攀升,热得都快冲散了离别的伤感情绪。


A和Z在学校外合租了一间屋同住,七月的租金交全了却也只留半个月。剩下这半个月,答辩其实也都结束了,只是惦记着还没到手的毕业证书。


答辩后的大四生大多无所事事,许多本地同学在到处投递简历,寻找下家。A不是本地人,但她的考研成绩不错,八月半去B市继续求学,不过是离开了家乡四年后又再去一座更遥远些的城市。Z也收到了M国高校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若是没有意外,大概要读完PhD才知道她会不会再回来。毕业后回家数日,Z就搭乘飞机去大洋彼岸了,上暑期的承接课程。


合租的屋子是两室一厅的,一人一间屋。A在自己的屋里追番补剧,争取追平那些因为考研和答辩而落下的进度。Z就在自己的屋里看一些英文的专业书。


A的房间总比Z的要凌乱些。同样的装修,A的书桌上永远堆满了物什,单人床上还横七竖八地放着各类抱枕、玩偶。所以在确定关系以后,她们总在Z的床上做爱,因为Z嫌A的床太挤,抱在一起睡还要和那么多毛茸茸分享空间,夏天即使开着空调也嫌热,冬天再加上厚重的被子两个人挤得非常吃力。


客厅里有一台房东留下的大屏液晶电视,带USB功能。还有大而软的布艺沙发,中间是玻璃茶几。冬天不需紧张准备论文和考试的时候,她们钻在同一个被窝里,坐在沙发的中央紧紧靠在一起,在昏暗的客厅里看提前下载好的影片或T台秀,茶几上摆着的情侣马克杯里是热咖啡。她们喜欢不同的模特,审美偏好不同,A更喜欢Burberry的经典格纹,Z偏爱着Dolce&Gabbana的古典浪漫,但仍相处良好,在一起的生活也快乐美好。大概是心底都知道这是一段终点清晰可见的旅途,谁都没有轻易出手打破这脆弱的表象。


毕业典礼那天还是很热,但是难得天很蓝,云很白,也都飘得很高。大礼堂里校长激情慷慨畅想美好未来的讲话结束后A和Z在即将告别的校园里闲逛。还不到午休时间,许多教室几乎都坐满了人,都是还在上上午第二节课的学生,图书馆和自修室虽不像周末一样坐满了,但也有不少人。但他们马上也要放暑假了,几天之后这儿几乎就人去楼空了。


宿舍楼那儿总有拉着行李箱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走出来,去赶飞机,去赶火车。六年,三年,三年,四年,求学了这么多年,这是真的散落天涯了。


她们离开出租屋的时候,一起走到小区门口,最后一次。在大门后边紫藤和凌霄花木架的阴影下,A最后一次亲吻了Z,就像第一次一样,轻轻地,只是亲在脸颊。


然后分别坐上出租车,一辆回家,一辆直奔机场。


从头到尾,没有人提过分手二字。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