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瑟斯海

留白很丑配色糟糕咸鱼一条非假期不搞事

【HG/PP】Sigh

Hermione将新英格兰区的政治地图在大大的茶几上铺开,那是她今天去伦敦市立图书馆的成果。

她在一张白纸上记录下所有在她和Pansy、Harry讨论过之后认为Malfoy可能去的学校,并将纸张裁剪成方形的小张,折叠起后放在一个不透光的盒子中。

等一切完工后,她坐在长长的圆桌后面,看着Pansy和Harry在流理台前忙碌。她喜欢Pansy站在流理台前那种认真的神态,带着莫名的性感,总是能让她目不转睛的存在。

她喜欢她长长的金棕色发披散在削瘦的脊背上。在流理台前时,Pansy总是将长发绾起,在后脑勺处盘起发髻,两边的鬓发绾在耳后,看起来是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干练模样。当她弯下腰低下头尝浓汤味道时,总有一边耳后的发会向前滑落。

Hermione愿意发誓,那绝对是她见过的最性感的Pansy。

Pansy并不总是愿意下厨。她经常在激烈的性事后懒洋洋地趴在床上开着笔记本放一首舒缓的蓝调,然后勒令Hermione去做夜宵或是其他。

尽管说LES不存在上下之分,但好像多是Hermione处于主控地位。

她总是宠溺地看着那个自称“贵族淑女”的女孩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曾经有过失眠的夜晚,她看着安稳地睡在席梦思另一侧的Pansy想在和Voldemort交战的那段时间内,Albus为什么要指定她和Pansy为partner,而不是和Ron。

她把玩着Pansy的一缕长发,丝滑冰凉的触感揭示着女孩曾经养尊处优的生活,她将女孩的发丝放在嘴边印下一吻,默默祈祷,那个女孩不仅是现在还是遥远的善变的未来,都会属于自己。心里感觉有些玩味。

好像第一次亲吻是在一次战斗结束以后,那个女孩第一次亲手Avada了一个巫师。她哭得很惨,眼睛肿了,脸上满是泪痕,战斗后未梳洗过的长发纠结着血污,脏兮兮地散在脸两侧,她却觉得心漏跳了一拍。

第一次接吻也很自然,当她们站在Hogwarts的大礼堂里,周围浅浅的抽泣声被随后爆发起的欢呼淹没得无影无踪。战争结束了。Voldemort死了。那么多劫后余生的情侣都在拥抱、接吻。她听见Pansy声音有些哽咽“喂,泥巴种,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那是她第一次不是因为要闪躲要逃避时牵她的手,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很平淡“那就交往吧。”

那真的是第一次接吻。如果说她趁她睡着时在她嘴唇上的轻啄不算,那确实是。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她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她觉得现在想想当真恍惚,自己好像就这样给自己设了一个套,给Pansy也设了一个套,从此没有各自逃离的机会。她闭上眼,感觉自己像在一片幻境中摸不清方向,所知的唯一方向是Pansy,找不到入口找不到出口。

她闻到熟悉的味道,是她发间清浅的青草味夹杂着法式浓汤浓烈的香味。

一梦千年方觉醒。

The End

评论(6)

热度(50)